兜帽披风麻花辫

想換顯示器!!!

开始也是认真画了烟雨寄亭。早枝梢梢,白露涂涂;春草秋黄,公子未归。

又觉得修修窗竹,停琴伫月,最是怀人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然而最终发现,只有让他趴在床上,我的良心才不会痛(


独坐幽篁 调亮了

月没参横

© 【四时轮转春常少】 | Powered by LOFTER